第一百二十二章 卡尔的往事(1 / 1)

魔煞走到距离弓箭手两步远的地方,手中的大剑高高举起,身上的斗气疯狂运转,一道长逾两米的剑芒出现在剑身上,然后猛然挥下斩向梅卡思的右腿,要是斩中了,那梅卡思的右腿肯定将化为齑粉。

就在魔煞以为梅卡思在劫难逃时,却见他盯着自己后面,脸上出现一抹奇怪的表情。魔煞立刻旁边一跳,同时大剑往后横斩,但是却什么也没碰到,顿时感觉不好,上当了!

这时一股劲风从他背后出现,他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

“嗤!”

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响起,魔煞艰难地转过头向后看去,只见梅卡思痛苦地倚靠着铁背牛,他的右腿已经完全消失,嫣红的鲜血从断肢出不断流出,不到一会儿就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而在梅卡思的左手上,却有一把小巧的手弩。

“噗!”

魔煞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嫣红的血液中散发着浓烈的恶臭,艰难地说道:

“有毒!”

然后迅速双腿盘膝坐下,运转斗气压制体内的剧毒。而梅卡思也因为失血过多,握着手弩的左手不断颤抖。他将手弩用腿压着,然后左手用力拉开弓弦,右手拿起一只弩箭试图扣在上面。

“哼!”

突然一声轻哼声从那个打坐的魔法师那传来,只见他满脸苍白地站起,右手努力地撑着法杖不让身体倒下。他看了眼正在那压制体内剧毒的魔煞,对一旁的卡尔说道:

“去砍了梅卡思的双臂!”

卡尔看了看正艰难地装弩箭的梅卡思,再回头看了下一脸苍白的魔法师,不禁一阵犹豫。

“怎么?你想背叛大人?”

那魔法师阴测测地看着他,满脸不屑地说道:“不要忘了,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叛徒,就算你现在回去,你还是个叛徒!”

“叛徒?”

卡尔低着头自言自语,他似乎看到了那满院子的尸体,艳的刺眼的血液满地都是,父母的、哥哥的、姐姐的、加尔爷爷一家的尸体,他们眼中充满了愤怒和绝望,一个小小的身影躲在书架后面的密室里,直到所有人都走来才敢出来。

他看着满地尸体,心中暗暗发誓,一定报仇!他用泥灰将脸上抹脏,有将身上的衣服扯烂,然后从后院一个狗洞钻了出去。站在大街上,他心中满是迷茫,,一个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少爷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经过一个多月的流浪,他来到了王都,这里繁花似锦,路上行人如织,车如流水马如龙。街边店铺中商铺琳琅满目,街上还有许多小摊贩用一块布铺在地上,然后上面放上各种小商品,在路边叫卖。

闻着路边饭店散发出的阵阵饭菜香,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吃饱的他不禁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强压下那蚀骨的食欲快步离开。只是他刚走几步就听到周围传来一阵惊呼声,后背后强烈的风声,然后只感到后背一阵剧痛整个人陷入昏迷。

等他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那熟悉的绵软感让他心神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那天以前,那是所有人都还在,那刺眼的红色还没有洒满整个宅院,他还没有蓬头垢面地流浪在外,和野狗野猫强食物,还没有因为偷了一个馒头被人追着打。

“小朋友,你还好?”

一道和蔼而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转头看去,是一个满头白发,浑身散发神秘气息的老人。

之后的十数年,他一直跟着那老人修炼。老人不仅教他修炼,同时还教他生活上的事,教他怎么为人处世,教他各种礼仪。

他也不负众望,二十岁成为王级,三十岁成帝级,一跃成为王国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天才。同时他还加入了王国最神秘的部队暗刃,成为暗刃的一员,在暗中维持国家的稳定。

自从他加入暗刃开始,他就利用暗刃资源收集信息,查探那一年的灭门案。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数月的侦查,他终于找到了凶手。但是其中一个人却让他有点犹豫了。尼诺斯·斯维尔,剑神斯密瑟手下骑兵团副团长,中位帝级骑士。

他将另外几个参与那件事的几个官员都杀了,但是轮到尼诺斯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因为那些官员的死亡,尼诺斯变得警觉,最终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尼诺斯没有出手攻击他,而是将他杀死那些官员的事情越过斯密瑟报了上去,因为死掉的官员都是大皇子一系,因此大皇子对他恨之入骨,直接给他按了个叛国者的罪名,并通告全大陆,使得他像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王都。

“不要忘了是谁把你逼成这样的?还有你的仇恨!”

那魔法师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那些人还没有死!”

“他还没有死,我要报仇!”

卡尔低声自言自语,双眼开始变得血红,一道黑气萦绕在他的头上。

“我要报仇!”

他发出一声暴戾的嘶吼声,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冲向梅卡思,梅卡思连忙端起刚弄好的手弩指向他,手指扣动扳机,弩箭直射卡尔的胸口。

站在后面的魔法师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脸上的苍白之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他双手十指不断颤动,几根黑色的细线将他的手指和卡尔连在一起。

卡尔虽然陷入狂怒,但是战斗本能还在,只见他断剑往胸口一横挡住弩箭,然后身体不停,转瞬之间出现在梅卡思面前。斗气疯狂涌入断剑,顿时一道剑芒从断刃出伸出,狠狠地刺向他的心脏。

就在梅卡思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那奄奄一息的铁背牛突然一动,背靠着它的梅卡思顿时身体乡侯仰倒,正好避开剑芒,但是那剑芒却刺进了铁背牛的肚子,强大的斗气剑芒将它的内脏绞得粉碎。

“不!”

梅卡思发出一声悲痛的叫声,然后将手中的手弩狠狠地砸向愣神的卡尔,卡尔一挥断剑将手弩击碎,然后挥剑斩向梅卡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