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逃婚的海瑟薇(1 / 1)

海德兰城分为两个区,学院区和商业区。林寒几人找了个离学院区很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下来,由于靠近学院区,酒店价格特别贵,让穷惯了的林寒很是肉疼,不过幸亏有宾利这个金主在,倒不用林寒自己付账。

几人刚住下海瑟薇就拉着林寒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中出去逛街了,海瑟薇带着林寒将附近的商店逛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在四个小时后放过林寒回到酒店。当林寒回到酒店床上时不禁感叹活着真好。

第二天一早,林寒就带着几人前往学院区,几人驾着马车走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了学院区大门。只见一道高三十米宽一百米的罗马风的石头大门矗立在眼前,整个大门上雕刻着很多浮雕,仔细一看却是第一代院长带领手下清理罪犯还有和各大势力联军战斗的事迹。

海德兰魔武学院不愧是大陆第一势力,居然连这么打脸的事情也刻在大门上,这是红果果的打脸行为,而那些曾近的势力们却什么也不敢说。

看着门头上巨大的牌匾上“海德兰魔武学院”七个大字,林寒不禁感概,一个势力居然屹立万年不倒,不知道究竟拥有怎样可怕的实力。

林寒几人驾着门车穿过大门走进学院区,海德兰魔武学院是开放式的学院,大门没有什么看门的。本来林寒看到这个大门就想到以前看的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什么看门的狗眼看人低不让进门的情节,林寒都准备好拿出甘道夫给的身份水晶来好好的装逼一把。哎,可惜这天不遂人愿,这丫的居然没有看门的。

一脸郁闷的林寒心中不断的诅咒提出不设门卫的人,丫的,连装逼的机会都不给。

一路马车徐行,一个多小时后在学院行政楼前停了下来。林寒几人鱼贯而出准备进入行政楼。这时林寒一直期待的门卫终于出现,一个身穿剑手装的年轻人伸手拦住众人说道:

“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林寒刚准备拿出水晶装逼一把,只是一只雪白的嫩手从旁边伸出,手上拿着一本小本子。

“这是我的证件,而这些人是我的朋友,我们有事找斗气分院副院长哈里曼·海德。”

那剑手接过证件看了一下,脸色立刻一变,满脸媚笑地对海瑟薇说道:

“您好,海瑟薇小姐,请进!”

说着让开身体微微弯着腰让众人进去。林寒几人一脸惊讶地看向她。海瑟薇微笑着解释道:“我叫海瑟薇·海德,哈里曼·海德是我二叔。”

众人顿时了然,原来有这么厉害的后台,怪不得门卫见到她比见到亲妈还恭敬。

几人跟随者海瑟薇进入行政楼后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办公室前,海瑟薇上前敲了敲门,立刻门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男声。

“请进。”

海瑟薇推开门带着林寒几人走了进去。这间办公室大得出奇,面积都快赶上一个足球场了。在办公室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训练场,有一个年轻男子正打坐修行。而在那人不远处有一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中年男热么抬头看向众人,当他看到海瑟薇时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豁然站起说道:

“薇儿,你怎么来了?”

“二叔!”

海瑟薇一听到这关切的声音立刻双眼发红,扑入那人怀里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滑落。

哈里曼看到海瑟薇双眼朦胧泪水直流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谁能想到海德兰魔武学院斗气分院的副院长,有着铁血剑神之称的哈里曼·海德居然会被一个女孩的泪水搞得手足无措。

看到一向彪悍无比的海瑟薇露出这么柔弱的一面,林寒几人下巴差点掉下来,同时林寒心中有点不舒服了,好吧,不得不承认,林寒吃醋了。

哈里曼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

“薇儿,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我当初听到大哥说你离家出走时吓了一跳,并且派人去找你,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还有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我问大哥,大哥却什么也不说。”

海瑟薇从哈里曼的怀里退出来擦了擦眼泪,恢复了之前的御姐范儿,慢慢说出了原因。

原来,海瑟薇的父亲看他已经二十五了依旧还是单身就有点着急了,于是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和另一个家族结了亲事,而那个家族赫然是葡西牙王国的皇室。海瑟薇一听这事毅然反对,但是她的父亲约翰·哈里曼根本不听她说的话,还将男方带了回来让她陪着这男的。海瑟薇看到这男的更为生气这人居然是整个大陆都有名的纨绔保罗·葡西牙。

保罗·葡西牙是葡西牙的二皇子,这人的确很二,吃喝瓢赌样样来,而让他闻名整个大陆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他居然在他的封地上颁布了一条让葡西牙皇室丢脸丢到家的法令,法令要求封地里所有的女人初夜必须交给他,不然家里所有人发配充军,这条法令也被称为初夜法。

以海瑟薇的眼光怎么会看得上这种纨绔,至始至终都冷着个脸,视那人如无物。不过保罗第一次看到海瑟薇的时候就双眼离不开了,双眼一直盯着女儿家的隐私部位看,要不是顾忌到他是皇子,海瑟薇早就废了他了。

甚至更为离谱的是,这家伙居然对海瑟薇下药,要不是海瑟薇见机得早就被他成功了。事后海瑟薇将这个事情告诉父亲,希望父亲回掉亲事,可是让她寒心的是他的父亲居然很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怎么了?男人嘛,年轻时谁不会干点荒唐事。”

听到这话海瑟薇顿时对她的父亲绝望了,于是趁着天黑的时候偷偷地溜了出去,并且连夜出了城,经过几个月的辗转来到佣兵之都凯撒城,最终在凯撒城遇到了林寒一行人。

众人听到海瑟薇居然是逃婚是顿时有点惊讶,不过当知道对方居然是这样一个垃圾时立刻心里支持海瑟薇的行为,尤其是林寒听到对方居然敢下药而海瑟薇的父亲却不以为意心中顿时充满怒气,林寒在心中给保罗打上了必杀的标签,而对海瑟薇的父亲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而哈里曼直接就暴怒地要去杀了对方,心中也对自己的大哥很是不满,要是约翰·海德在面前决定不顾他家主的身份狠狠地骂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