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雅加达风云 8(1 / 1)

当法则气息出现时,剑手左手用力拍在胸口上,顿时,一口深红色的精血喷在剑神上。那通天巨剑立刻变为血红色,阵阵血气散发出来,而那法则气息也更加浓厚。

吼~

那剑手顿时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他的气息顿时一变,神秘、高贵、雍容。

这气息一出现,底下有见识的人都面露惊讶地看着他,惊叫道:“神之气息!”

无名刺客也愣了一下,随即面露不屑,“神之气息?也太高看他了,伪神而已。”

剑手的威压越来越高,他身下的土地也随之颤抖,不断摇晃,而那些围观的人纷纷飞向空中。

轰隆隆!

大片的土地开始崩溃,那些碎土块被莫名的力量拉扯到空中,悬浮在他周围。渐渐的,他的威压也达到了极点。那通天的巨剑如一根血色的柱子一样支撑着天地,方圆数百里都可以看到这种异象。而那些围观者也被这威压逼退了数里。

杀!杀!杀!

剑手爆发出三声怒吼,那巨剑一下划开天地狠狠地劈下无名刺客。无名刺客满脸凝重地看着劈来的巨剑,身体微蹲,闭着双眼,无尽的狂暴血气从他身上涌现出来,一个散发着滔天杀气的魔影在他后面形成。那魔影三首六手,每只手上都抓着一把匕首,六只眼睛狠狠地瞪视着劈来的巨剑。

当那巨剑离他还有不到十米时,无名刺客眼睛顿时睁开,脚用力一蹬,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冲向巨剑,而那魔影三首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冲向巨剑。

神杀!

一瞬间,血红色的巨剑和无名刺客撞在一起,顿时一道剧烈的光亮从相撞处爆发出来,紧跟着的是一声滔天巨响,无尽的冲击波向周围冲击。

周围围观的几人听到这巨响,立刻痛苦地捂住耳朵,甚至有几人耳膜被击穿。随即一道道强劲的冲击波传来,所以人都被这冲击波冲得向后倒飞了几里远后吐血不止。这些人骇然地看着那片地方,原本就已经破坏掉破破烂烂的土地经过这冲击波,形成了一个方圆数百米,深十几米的巨坑。

原本悬浮在空中的米奇国剑手失去了力量垂直掉落,而围观人群中米奇国高手立刻飞过去准备营救。突然,那爆炸的中心冲出一个人,只见他披头散发,浑身血迹斑斑,整个人摇摇晃晃地悬浮在空中。

“居然没死?”

米奇国的高手顿时瞳孔收缩,满脸惊骇地看着他。而围观的人亦是如此,满脸惊讶地看着那刺客。

而那无名刺客却什么也不说,飞行速度越来越快,直直地飞向倒在地上的米奇国剑手。

“混蛋,你敢!”

围观的米奇国高手顿时知道他要做什么,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飞向她,只是还是晚了一步。无名刺客匕首轻轻挥动,一颗大好头颅就被割了下来,然后他手中出现一张卷轴,撕开卷轴整个人陡然消失,居然是罕见空间传送卷轴。

经此一役,无名刺客闻名整个大陆。以前因为大陆十神很久没有出过手,大陆上的人对于他们的畏惧也弱了很多,认为他们也就不过如此,不配这十神的称号。不过,经过这次事件后,对于大陆十神的称号再也不敢非议,。而刺客联盟也成为大热,即使元气大伤也没有势力敢落井下石。

而导致这件事的影流刺客被处死了,影流一脉也被赶出刺客联盟后分崩离析,分散到大陆各地,两百年来很少再也他们的消息,没想到这里就有影流的成员。

叮!叮!叮!

连续几声金属撞击声将回忆中的幽梦惊醒,他连忙将注意力转到议事堂中。只见隐身中的那男子已经出现,他手中拿着一把长约一米的单刃剑不断劈砍松下野合,松下野合则挥动匕首防御。

一时间火花四溅,终究他因为经验不够被那人一个假动作骗过,那人的单刃剑一下劈飞了他的匕首,剑横在他的脖子上。

“小家伙,你还嫩,回家喝奶去吧!哈哈哈!”

那人仰头发出一阵嚣张的笑容,而松下野合怎满脸屈辱地看着他,双眼喷火,手指甲深深地掐进手掌里,血顺着手滴在地上。

那人见他满脸的屈辱笑的更欢了,然后收起单刃剑说道:“小屁孩,滚蛋吧,大爷没空陪你玩。”

说完转身准备回座位,只是他却没有看到松下野合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当他转过身走了两步时松下野合突然暴起,只见松下野合手腕一甩,一把散发着腥臭的粉末洒向那人。

“混蛋!”

“卑鄙!”

······

竹竿男一方的人纷纷怒骂,想要出手相救却来不及,而那人也一脸惊恐地看着飞来的粉末,松下野合仿佛看到了那人痛苦地哀嚎。

嗖~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块布,迅速甩动,将所有粉末都兜在里面。而后那黑影一晃身出现在松下野合旁边,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他脸上。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松下野合的脸顿时肿了起来。松下野合刚准备还手,一看眼前的人居然是腹部半葬,立刻萎了。腹部半葬也没停手,提脚一个正踹,将他踹飞了五米多,落在地上疼得不断翻滚,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而花脸男松下野生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其余的人也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说。

“黑龙会第三条会规是什么?”

腹部半葬满眼杀气看向周围的人,周围所有人被他这充满杀气的眼神看得都满脸惊恐地低下头。

“说!第三条是什么?”

腹部半葬突然一声怒吼,吓得众人一跳,甚至有几人直接被吓得瘫倒。腹部半葬不屑地看了瘫倒的几人,一挥手说道:“把他们拖下去喂狗!”

这时从门口走进几个男子将瘫倒在地的人拖了出去,那几人不断的大叫求饶,半分钟中几声惨叫穿进议事堂。众人听到这惨叫声顿时吓得直哆嗦,连松下野合也不敢再翻滚了。

“会规第三条:不得残害手足,犯者杀无赦!”

一个字一个字地从腹部半葬的嘴里吐出,每个字都充满杀意。

听到这话,一旁的松下野生轰然跪下,面朝小犬蠢一狼满脸泪水说道:“求会主大人开恩,求会主大人开恩啊!我松下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您看在我这么多年为您拼杀的情分上饶他一命!”

松下野生的老脸皱在一起,泪水混着鼻涕,真是闻着伤心,看者流泪。

小犬蠢一狼却什么也不说,而竹竿男钢板曰穿一系的人纷纷跳出来要求执行会规。一时间钢板曰穿一系要求严惩的声音和松下野生磕头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