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无下限的宾利(1 / 2)

赶车的车夫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并没有因为匪气男和幽梦的出现而跑掉,这让林寒不禁很是欣慰,毕竟两人都不会玩马车这种高档货。林寒会使用的交通工具只有双腿和自行车、摩托车之流的最多两个轮子的,而马车这种四条腿加四个轮子的玩意儿还真不玩不转。

“你刚才干了什么龌蹉事?”

靠着马车车厢壁,林寒看着一脸贱笑的宾利,好奇地问道。

“嘿嘿!”宾利脸上的贱笑更浓了,“没啥,只是给他制造与狼亲密接触的机会而已。”

这时幽梦所在的方向传来几声狼啸声,林寒不禁打了个哆嗦,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说道:

“我怎么感觉这叫声这么银荡的?就像发情一样!”

宾利却一脸贱笑的看着那个方向什么也不说。

三天后,林寒和宾利来到了巨石城东北边的城市安格鲁城。

安格鲁城是罗马王国安格鲁家族封地的主城。安格鲁家族是罗马王国历史最悠久的几个家族,没有之一,在罗马王国还没有建立时就已经存在很久了。罗马王国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这个家族的帮助,所以在罗马王国除了王室以外这个家族最为尊贵,甚至在某些时候王室也得对他退避三舍。

在这三天里并没有遇到什么敌人,这不禁让林寒有点奇怪,脸匪气男这中垃圾佣兵团也能追上他,更别谈那些打的势力了。林寒感觉到一股压力正在靠近,山雨欲来风满楼。

林寒和宾利两人进行简单的化妆进入了这个城市佣兵公会。本来林寒以为自己的外貌发生了这么打的变化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但是自己独特的技能还是暴露了自己,不得已进行化妆来掩盖形象,尤其是那罕见的白发。

在佣兵公会两人打探了一些想要知道的消息,然后林寒还在佣兵公会留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海德兰见。

宾利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一脸银荡地说道:“哎哟,不错嘛,还会写诗。”

林寒却不理他,因为宾利属于那种你越是理他他就越得意的那种人。

“你和哪个软妹子约了在海德兰见面?”

宾利却没有因为林寒不理他就放弃,依旧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不过你这约会方法很浪漫嘛!大神,以后我跟你混了,你要多教我几招让我多泡几个软妹子,和他们畅聊人生。”

在那三天里这家伙跟着林寒也学坏了,什么软妹子、泡妞等流行语一个都没落下都学会了。

林寒却不理他径直走向马车,宾利连忙追上来,边跑还边瞎叫唤:“大神,你慢点走啊,你还到底和哪个软妹子约会去?你们有没有一起畅聊人生?有没有研究过怎么造人?”

周围的佣兵都好奇地看向他们俩,其中几个女姓佣兵都以看色狼的眼神看着他们,林寒气得想一脚踹飞他。

这时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中年人走进佣兵公会,手里拿着一把类似于古琴的乐器。那人径直走到佣兵公会大厅中间,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将乐器架在腿上轻轻地拨了几下琴弦,发出几声轻鸣。

原本嘈杂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大部分地佣兵都自主地聚在那人周围安静地坐着。连一向嬉皮笑脸话多得跟老太婆一样的宾利也安静地靠过去。

林寒看着这奇怪的场面凑过去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是谁?”

宾利转过脸想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

“你不认识吟游诗人?”

“这就是吟游诗人?”林寒一脸惊讶地看着那人,“这混得也太凄惨了吧,跟乞丐似的。怪不得你爸反对你做吟游诗人。”

宾利却一脸崇拜地看着那人说道:“他们可以走遍整个大陆,想去哪就去哪,尝遍大陆所有的好吃的,看遍大陆所有的美景。”

“还有可以和大陆各种女人畅聊人生,对吧?”

宾利听到这话一把抓住林寒的胳膊,满脸深情地说道: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神也!”

突然一转表情正色说道:“不过这事我们私下里说说,正是场合要注意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