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试炼结束(1 / 1)

第1938章试炼结束

苏允刚刚到天台峰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蒙的。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天台峰附近会不断的有裂缝出现,而守护在天台峰的弟子吗会在第一时间内就扑过去用最干脆利落的方式来解决掉这个裂缝,争取不让它出现任何凶兽,如果出现了凶兽,那么就只能靠自己的实力将他打败打死,让他没有任何可以还击还手的余地。

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分钟每秒钟都在出现着,而那些弟子们仿佛不知疲惫的眼神,永远没有松懈,全身紧绷着,时刻准备着迎接战斗。

附近的时空裂缝出现时或者出现野兽凶兽,甚至人类,而不管是不是人,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像一只浑身蓄满了力量的豹子一样扑过去,用最有力量的方式斩杀。

刚刚来到天台峰的弟子们或许心里会有些不适应,因为人类和他们有着一样的外表,身形,他们却要不顾一切的斩杀,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的时间,这对于以前几十年来都只知道修炼的各大宗派的核心弟子们,实在是太残酷了。

但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生活,这也只是他们非常残酷的修炼生涯。所以大部分弟子在短暂的犹豫以及不能接受之后都很快的融入到了这样的生活当中,他们只能想着,我若不杀人,人必杀我,况且他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生命大陆,守护生命大陆普通的人类,这是他们作为具有最高实力的修者应该为神明大陆做的事情。

这也是一个循环吧,那些新弟子刚到时都会相现在这样犹豫,彷徨过,不能接受过,但是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会像眼前看到的这些弟子一样毫不犹豫的出手,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干脆利落,仿佛杀的并不是人,并不是人类,并不是凶兽。而只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每个人都曾经心软过,都曾经天真过无邪过,但是终究这些天真无邪都会被现实的残酷所打败,他们之后能看到的最清楚的最为现实的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他们需要守护生命,大陆守护他们的家园,而为了守护他们想要守护的这些,势必要付出一些代价。

和往常一样,这些新弟子们真的没有办法接受原来他们曾经过的二十几年甚至三十几年的生活都是那么的美好,为什么会那么美好吗?只是因为他们的宗派,他们的导师他们的家人把所有的丑陋都掩藏了起来,一下子接受那么残酷的事情是对于眼前这些还算是天真的修者们,根本无法接受。

可他们的生活会什么,会想之前他们以为的那么美好呢?因为他们的导师他们的家人都已经帮他吗?把这些丑陋都做完了,但是人永远不可能一直活在幻境之中,所以一下子接触到现实,感受到现实的残酷,任谁都有些歇斯底里,不敢接受。

就像从孩子变成一个大人一样,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曾经十分天真,用童真的眼光看这世界的孩子突然有一刻意识到原来生活,原来社会,并不像他看到的美好,那么就是大人了。

这些修者从不能接受到接受从天真到清醒的现实,这就是他们无可避免的生活,无可避免所要经历的。

而苏允却没有这些心里过程,那是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残酷的,那些大人把这个世界用玻璃,用糖纸包裹好,展现在孩子面前的永远都是彩色的,好像童话一般的生活其实非常虚假,梦幻。

而是现在遇到吧,只是比原本的生活更加真实罢了。其实对于他来说,他从小的生活没有一刻不是现实的,所以也就无所谓什么杀人杀兽,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何况他现在杀人还是合法的,是被各大宗派所承认的,甚至要是敬佩鼓舞的。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好了,反正杀人什么的永远都充斥在他的生活。

何况他现在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使命感,神明大陆是他的家园,这个大陆的一些地方,给他很多的温暖,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真的希望能够为所谓神明大陆而做出一些事情,现在就是很好的机会。

所以他很快融入了这种时时刻刻都要紧绷着神经,时时刻刻都要杀人的生活,他每天很少睡觉,甚至在同伴换班的时候都很少睡觉,除了杀人就是在思考更加简洁方便的杀人技巧,这对他来说很实用,而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非常的充实。

反正杀人这件事情已经永远融入了他的生活,竟然现在杀人都可以是合法的,那们何乐而不为呢?

苏允白天像一个机器一样,无休无止的杀人锻炼技巧,晚上偶尔躺下的时候就会思考怎样的方法才是最简单实用直接有效的,这样的生活他过了很多天,但又觉得很充实。

他不是那种被人宠到大的世家子弟,他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或者说就只有自己的一身实力。以及最简单粗暴的技巧,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够后来者居上。

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了,在过去很多天之后好多的弟子都开始抱怨的时候,他仍然默默不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然后锻炼技巧,杀人,锻炼技巧,杀人……对别人来说,枯燥到有些乏味的生活对他来说却是最为珍贵以及有用的。

渐渐的,随着每天的猎杀凶兽,他发现自己的实力好像又巩固了些许,气息更加浑厚了,直到快要结束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修为好像又增进了些许。

时间飞快的流逝,虽然苏允自己并没有发现时间过得很快,但是事实如此,在天台峰试炼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很多从一开始就受不了的核心弟子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在天台峰的日子简直就是在受折磨,是一种煎熬,每天都度日如年,他们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对他们有帮助的东西,反而觉得太苦了,根本过不下去,不是人过的日子。

每天从刚起床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叹气,哀叹着他们又要过那种十分机械,让他们根本不敢再想的日子,他们看着从他们身边飘过的每一滴血都仿佛是电影的慢镜头一样,对他们的持续直入脑子,他们只觉得在天台峰的日子对他们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前几十年他们的生活太好了,太安腻了,所有的一切都被他们身边的亲人安排好了,以至于他们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生活,有一部分人接受了,并且完成的很好,在这个试炼中收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并且甜到了一种和他们几十年前完全截然相反的另一种生活,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刺激,一种享受,也是一种体验。

这样的人能够安于各种各式的生活,能够从各种各样的生活,从中可以体验到一些东西。

那才是真正的做到了安于现状和不安于现状了。

这里的不安于现状是一种褒义词,只有当你真正的享受了这种生活并且适应了这种生活,你才能够想办法改变你自身的境况。

这样的心境,或者说境界,更甚者就是这样的,能够这样做的人是真正能够适应修炼生涯的,也能够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这是真正的修炼之人,需要有的那种境界。

而那些根本无法适应眼前境况变化的人,最终只会被生活被社会所淘汰。家庭社会家人或许能护得住他们一时,但是永远不会长久。

终究未来的路上是要靠你自己走的。

而苏允就早早的明白了这一道理,他适用于修炼路上遇到的各种困难,并且会在复杂的情况下,也能够理智的判断自己的利益得失,判断自己这件事到底应不应该做,虽然这样会显得有些冷血,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修炼途中所有修者需要明白的。那些不明白的人最终都会被淘汰,或者说根本无法走到最后,但是那些明白的人可能不会每一个都有最厉害的境界,可能每一个都不会有最强的实力,因为强者胜者最终只会有一个,但是他们的路一定会比不明白的人走得更长远更久,更宽更大。

其实,纵观苏允这一路的修炼,他何尝没有过失误,何尝没有过疏忽,更何尝没有过偷懒?

但是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就因为他长得比同龄人甚至比比他年龄更要大的人,想的还要透,还要远,还要多。

他曾经受过利益的诱惑,也曾经有过彷徨犹豫有过止步不前也有过被诱惑住的时候。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满足不了她,这些都不应该是她止步的理由,所以最终他还是抛弃了这些,抛弃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走上了更明亮更透彻的未来。

所以他一丝不苟的认真的完成了天台峰的试炼,甚至在晚上的时候自己还会偷偷的去加餐不仅仅只说是试炼,而且他自己也会在心里面默想着更多很实用的技巧,面对敌人使用什么招数能够一招致命,快准狠地杀死对方,这是很多世家子弟核心弟子,他们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们不会想到这些,但是苏允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生活,所以他能够想得更多更远,也会对自己要求更严格,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这样的要求,那么他会比世家子弟们更快的夭折。

天台峰的试炼可能对于很多世家子弟们来说就真的只是试练,不管他们失败与否,家族一定会安排他们进入理想的宗派,所以这些对那些有很强关系的弟子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那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弟子们也不在乎这些,因为他们有着最强的家族深厚的关系,那么试验成功与否都不会影响他们什么,最多只是面子上不太好看罢了。

但是这些苏允都没有,所以他能做的只有努力的增强自己,把自己变得最强最耀眼。在这群世家弟子中都能是最璀璨的那一个,那么所有人都无法对他提出质疑,有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对在他身上做出任何不公平的事情,他必须是最耀眼的那个,才会让人公平相待,这或许本身就是一样不公平吧,然后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又有谁在乎呢?

苏允受到的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对待,所以他只能努力的增强自己的实力,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这是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实,他没有办法改变,便只能顺应。其实谁的心里都会有不甘的吧?凭什么只有我要这样,凭什么我没有那些贵族有的资源?凭什么他们养尊处优就能轻轻松松的和我一样?

然而这些一时间,苏允都没有办法改变,所以他只能在每一件事情上面都非常优秀,以至于所有人都不敢疏忽他。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