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第三战(1 / 1)

猎手2016 口头牛 1099 字 2个月前

山中甲子无岁月,韩军坐在石洞里面,洞口被巨石所掩盖,漆黑的黑洞里面,只看得见一团红火,映照着韩军那光影交接的身影。

周围全都是青毛猴的骨灰,那座大鼎每时每刻都在缓缓地飘荡出一缕真元。随着时间的过度,石洞被一股精纯的气息所弥漫。这股气息并没作用,只是真元聚集的气场罢了。

远离山洞的十里之外,地上铺满了枯叶,一脚踩下去估计能没了半个小腿。猛然间,枯叶翻飞,一个人坐起了身子。

此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三四十来岁的脸面上全是峥嵘之意,浑身却是被破布裹在身上,毫不讲究。

他趴在地上左转右转,卷得一些枯叶翻飞起来,鼻子却一动一动,很是卖力地闻着什么。

“真元,好精纯的真元之气!”邋遢男子的眸子微微一闪,终于确认了方向,浑身一抖,化作一道剑光激射而去。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无论树木还是巨石,全然挡不住这道剑光。

邋遢男子出现在了山洞之前,看着洞口的巨石,脸上略上笑容,道:“还有阵法,只可惜你遇到了我凯青子。”

整个宇宙,他是最不怕阵法、禁制之人。

除了阵道主的阵禁之外,无论是什么阵法、禁制,全都抵挡不住他那凌厉的剑气。

凯青子将身子一扭,剑光飞去,悄无声息地进入了阵法之中,没有引起丝毫动静。走进山洞,他忍不住吸了口气体,果然精纯,定睛看去,一团红火,韩军那朦胧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韩军抬起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看向了洞口,吓得凯青子呵斥一声,以为遇到了上古妖魔。

“你是人是妖?”凯青子镇定下来,用神识扫去,心中一沉,对方好像极其强大。

韩军没有理他,早已经到了忘我之境。除了大鼎,元气,真元,凝气之外,他什么都不去管了。有一条道纹在他的眸子转动,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凯青子抬手打出一道光来,瞬间照亮了整个石洞,随即细细地打量起韩军,立马道:“九色裂空箭,你是韩军?”

刺目的白光让韩军有点恼火,喝道:“滚。”大概是许久没有说话,声音竟然沙哑无比。

凯青子脸色难看,一丝不快瞬息而过,道:“你当我凯青子是吃素的呢?说滚就滚?啧啧……小子,你这是炼哪门子邪功啊?瞧这模样,我还以为碰见妖魔了呢。”

在神女墓的压制之下,韩军眼中的道纹越发清晰,只是依旧是差了丝明悟,弄不清因果。

凯青子看向大鼎,只见一缕真元飘了出来,笑道:“堂堂猎手还会旁门左道,不错不错。”

见韩军并不理他,凯青子又道:“小子,初次见面,是不是该给前辈一点表示?我呢,说不定能告诉你这神女墓哪里去不得,哪里去得。怎么样?”

进了这神女墓,真元受到压制,凯青子花了五年才找到些灵药,补充了真元,转了大半个神女墓,却再也找不到适合的灵药。

大鼎一震,真元更多。韩军借着许久的感悟,却也是有了点好处。

凯青子用神识扫了眼大鼎,只发现一滩蓝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何灵物,只好靠着石壁,思量起来。

这韩军真是冷淡,不好说话,没有点甜头只怕难以合作。

凯青子正在头疼,却见韩军抓十几具死猴,削了脑袋,将蓝色的脑浆倒入了大鼎,顿时叫道:“嘿,原来是青毛猴的脑浆啊!我就说怎么一路上没碰见这些东西了,原来全死在了你手上。”

大鼎冒出来的真元更加多了,看得凯青子很是眼红,道:“你这旁门左道是那些庖丁的吧?这要怎么煮啊?秘诀告我好不?当然咯,我会和你等价交换的。这片山脉的青毛猴已经被你斩绝了,我可知道哪里还有呢。”

见韩军并不理他,凯青子脸色一冷,剑光一闪,消失而去。几日后,他再次飞了回来,见韩军还在石洞,这才放下心来,扔出一堆青毛猴的脑袋,道:“看吧,是不是?你不给秘诀,那就帮我提炼吧?我去找猴子,你来提炼,咱们真元平分,我够爽快了吧?”

进入忘我之境的韩军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抬起手来,那些猴脑就全被拿去用了。

凯青子一喜,不再说话,担心惹恼了韩军,怕他违约。

大鼎忽悠悠地飘出了十几缕真元,凯青子等着韩军给他分配,谁知道韩军全部都吸入了体内,使得他的眉毛忍不住扬起,眼睛也出现了凶光。

凯青子没有动手,等大鼎再次飘出十几缕真元,眼看韩军又要吸收,这才化为一道剑光冲了上去,叫道:“小子,该我了吧!”

韩军抬手,刀光砍去。两人对招,凯青子不是对手,无奈之下退在洞口,很是气愤。

凯青子冷声道:“这个就算送你,下次归我了,不然就别怪我翻脸。”

奈何韩军已经没有给他真元,气得他哼哼冷笑,道:“当真我不是你对手,奈何不了你?行吧,看来我不展现展现实力你以为我好欺负了。”

自这之后,凯青子耍起了无奈,时不时骚扰着韩军。他的剑遁之术本来就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道道剑光好似无孔不入,总是在关键时刻让韩军抓不到那一丝明悟的契机。

韩军怒了,道:“你在扰我,必杀之!”

凯青子哈哈大笑,道:“要是在外面我还要考虑考虑,但是在这神女墓?看剑!”

韩军转身,抬起手来,便出现一把虚幻的大刀,猛地劈去,轰隆一声,石洞都被掀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缝,阳光洒了进来,携带着诸多落叶。

凯青子跳开,那刀影根本追不上他的速度,可见遁术之高超,丝毫不弱于文祥的踏空步法。

“瓜娃子哎,你当凯爷爷六万多年是白混了?只要你追得到我,凯爷任你千刀万剐,指不定临死的时候还能把剑遁之术传授给你呢!”凯青子站在一块石头上,叉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