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归隐(1 / 2)

侯门春闺 蜜糖蕊蕊 1300 字 2个月前

冷眼看着几近疯癫苏紫玉,这时的她,心似乎难得如此平静,似乎在看一出与自己无关的戏码。

两世的纠葛,是该了结了。

前世的种种,就这样让她死了,岂不是便宜了她?

将她抓住自己衣裙的手,拿开。转身走出书房,抬头看了一下,这大好晴天,秦王府一片葱榕。

秦王妃脸上带着凄色,步履阑珊的走到书房门口,正好与苏琉月对视,抿起樱唇,露出一脸的笑容,却别哭还要难看。

淡淡的看着她,苏琉月终于动了一下身子,直径从她身边走过。

秦王妃也不知自己何时回神,收起心中的苦涩,心底的狠厉露出脸上,走入书房,看到苏紫玉双目无神的坐在地上,立即让人将苏紫玉绑起来。

从秦王府出来,苏琉月看着人来人往,似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其实……她早就可以直接杀了苏紫玉,只是她并没有动手,到了这一刻,这苏紫玉这条命估计也是保不住的了。

事已成定局,她的心难得得到了解放。

从秦王府一直徒步走回荣亲王府,如今荣亲王府已经解禁,守门的见到苏琉月,立即喜的跑回去禀报。

苏琉月似乎没看见一般,走进王府,直接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当看到满院子的生机,苏琉月那可平静的心,有些许温度,这一连几日的不眠不休,终于带上了浓浓的困倦,打了个哈欠,也不等桂嬷嬷跪下,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合意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月儿”坐在床边的赵乾,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深吸着她的芬芳,似乎留恋不止。

抿嘴微笑,起身认真的看着他,看他这几日不见,脸上已经长满了胡渣,双眼通红,看来是几日没有歇息好,向床内挪了一下位置,拍了拍床:“陪我趟一会”。

赵乾露出笑容,他以为,她会责备他隐瞒此事。

见她刚睡醒,脸颊微红,显得妩媚娇柔,挠的人心痒难耐。

瞪了他一眼,强行将他按在床上,命令的语气:“你也累的够呛的了,躺下来,一边说说这些天的事”。

搂着怀中的人,这些天的奔波,提心吊胆,终于有了一些平静,手不自觉的抚摸上她的肚子里孕育中的小生命:“那日我会南下,是因为收到耀王的求救信,于是来不及跟你解释,便离开了。当我去到的时候,耀王已经奄奄一息,经过几日的调养,恐怕有变,便立即赶回来,进宫直接面圣了。谁知……他有秦王勾结突厥的信件,皇上震怒,看来……此事已经落下尘埃了”。

躺在他怀中的她,松了口气,听着他轻描淡写的描叙,但是她知道,其中的凶险,三言两语,根本无法解释。幸好,他平安归来。

想到此处,苏琉月不由的自嘲,她也何时这般儿女情长了?

总归……他是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她这样的安慰着自己。

抱住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今日一早,父亲就请命要安享晚年,我也辞去了崀山要务,你不会怪我吧?”

“为何要怪你?”苏琉月先这样问道。

她本就对荣华富贵,没有贪恋,最多贪图安享平静,丰衣足食便可。

赵乾深深的在她额头上亲吻,心中无限感慨,常人道,封侯拜相,那都不是他所想追求的,他生下就尊贵,这福不能过头了,否则是要遭老天爷嫉妒的。

今天已经在微帝面前,表明荣亲王府的态度,父王不会再干涉朝政,他也会做个闲散王爷。

一直都挺羡慕四叔,今天……他也能过上这样潇洒自如的生活,想到此处,他开始畅想今后的日子了。

赵坤因为与康王结党营私,企图串谋夺位,斩首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