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一百十五章【完结】(1 / 2)

</strong>欧阳翦:“......”我可能是搜集了假情报,谁说魔尊是个心思深沉的狠角色,思维跳脱成这样,真的是魔尊本人而不是被cosplay了吗?

狠狠瞪了朗坤一眼,欧阳翦说:“贱民休要打断朕!”

朗坤闻言耸了耸肩,“行,你当过皇帝你牛逼,鸟人您先说。<”

“......”简直油嘴滑舌不可理喻,欧阳翦心里对朗坤更不屑了,愈发觉得就凭魔尊这副尊容,整个魔族定然好不到哪里去,自己想要灭了魔族简直是一件行侠仗义的好事。

他整理了一下被朗坤带跑偏的思绪,继续说道:“我母妃她虽然没有神性,但是血脉中属于神鸟的一部分却从未消失,他们一族细心供奉神鸟,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再见神鸟临世!”

“而我,就是他们供奉了那么多年的成果!”

朗坤:“哦......”

“......”

显然朗坤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恨不得欧阳翦的待见,但是真要动手,现在还不是时候。

“母妃一族世代供奉神鸟图腾,族中长老曾预言母妃会诞下改变族人命运的孩子,而她远嫁他乡,将会是完成这历史性任务的关键。”

“所以这才是你羽贵妃她长途跋涉来到栎王朝的原因,和战争其实并无半分关系?”霍刑问。

欧阳翦摇了摇头,“非也,战争当然也是有的,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是啊!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既能让族人再也不用受中原铁蹄的迫害,又能唤醒血脉中的神性,使得族人能脱离这纷乱卑微的人界,重新归于羽族温柔的羽翼下,可是这些又和魔族有什么关系呢?朗坤想不明白。

“听母妃讲述了族中的历史后,我越来越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你们所有人都以为我觊觎皇位,呵呵......”欧阳翦嘲讽一笑,“区区人类那卑微的皇位,我会在乎吗?我想要的只不过是铲除异己,能为所欲为完成母妃一族使命的合理身份罢了,而当皇帝,就是最好的掩护。”

听到这里,将后槽牙咬得死紧的霍刑问道:“这就是你向父皇谏言,让我去祭河神的原因?排除异己,铲除你前路的阻碍?”

“这倒也不是。”欧阳翦露出了奇异的表情,说不清道不明,“让你去祭河神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项就是我看你不爽,很不喜欢你。”

不喜欢霍刑,不喜欢这个皇后嫡出的小破孩儿,明明他母后是个心机婊,他却还是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跟在自己身后皇兄长皇兄短的,惹不惹人厌啊!欧阳翦想,要不是那时候自己羽翼未丰怕出岔子,又怎么会耐着性子忍他那么久,早就一把推进湖里淹死算了——反正后宫里莫名其妙死人也司空见惯了,更何况皇帝也不喜欢他,死了也不会在乎更不会刨根问底。

“那么其他的原因呢?”

“其他么,你应该也清楚吧!相传那条河里有一条裂缝,能够通往魔族。”欧阳翦轻描淡写地说。

“所以你的目的是魔族!?”霍刑怒吼着问他。

“这回算你猜对了,我的目的就是魔族,我要利用你,帮我去探探那条裂缝是否真的存在,是否真的能通往魔域。”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羽族生活的地方正在渐渐崩塌,他们需要找到新的地方继续生存,而如果我能替他们找到这样的地方,那么我和母妃一族将能够获得重归羽族的机会。”到那时候,他们将不再只是羽族后裔,而是真真正正的羽族人,凌驾于人类之上,高高在上的神仙!

这就是欧阳翦的目的,从他还是拓跋翦的时候,就深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又有着怎样的目标和野心。

他想要重归羽族,更想要在羽族高高在上的地位,万人之上,无人可敌。

听完这些,霍刑觉得可笑。

这个他一直当做至亲兄长的男人,原来从头到尾只把他当做棋子,也把他当做傻子。

原来真相是这样的,残忍至极。

霍刑无语地摇了摇头,看着朗坤道:“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不待朗坤回答,欧阳翦就说:“我亲爱的弟弟,有话你就快说吧,免得以后想说都没机会了!本来我没打算今天动手的,现在托你们的福,我看还是抓紧这个时机为好。”

他的语气凉凉的,带着慵懒和薄凉,好像说的话不是要如何害死弟弟,而是兄友弟恭的闲话家常,“没想到啊......当年你居然没死,是我算错,太可惜了。”

朗坤:“......”这语气真是太欠揍了,好贱好想打死这个妖艳贱货。

霍刑只沉默了一阵,就问:“是不是现在我问什么,你都会回答,并且保证不说假话。”

“那当然,你都快死了,对将死之人,我一向仁慈。”

“呵呵......”朗坤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怎么当年不见你对霍刑仁慈?如果真的仁慈,你也不至于让他去送死。”

“啧啧,这话就是魔尊大人你不对了,如果没有当年我的不仁慈,会有你们的今天吗?不要得理不饶人,没有当年我的举动,你们之间就根本没有可能性!说起来你们还得谢谢我,我可是你们的红娘啊!”

朗坤:“......”

朗坤将眼神投向霍刑:你哥当年就那么无耻?

霍刑:以前挺会装的,没发现他这么无耻。

朗坤:哦......

他们之间所有的默契无人可及,仅眼神之间几个来回的交流,就交换了太多信息,叫在高处看着他们互动的欧阳翦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撕碎他们。

霍刑安抚性地拍了拍朗坤的肩膀,上前一步对欧阳翦道:“大皇兄,我想知道当年你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是在骗我。”

“哦!”欧阳翦闻言饶有兴味地上扬了语调,“原来那时候真的是你,我就说嘛,怎么会看到有个和你像极了的人影出现在我的床边。”

霍刑闭了闭眼睛,回想起当年偷偷进宫想要看欧阳翦最后一面的情景,缓缓道:“是我。”

“所以你是特意来看我死时的惨状吗?那样的场景令你开心吗?”

“......”

霍刑沉默不语,欧阳翦继续道:“可惜我没能如你所愿真正死去,我是羽族后裔,羽族供奉的神鸟是凤凰,凤凰浴火而重生,这么说你懂了吧?”

“所以当年在你驾崩之后皇宫燃起大火,是你干的?”

欧阳翦点点头,“凤凰真火,烧尽一切脏污罪恶。”

这也是为什么栎王朝只传到第三代皇帝就断了的原因,霍刑曾经一度以为是天灾使然,却原来都是皇兄一手促成这些,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弄垮栎王朝,让拓跋一族断绝血脉,以祭奠他母亲羽贵妃悲惨牺牲的一生。

也难怪这么多年霍刑没有找到拓跋氏的皇陵,在拓跋翦“驾崩”前他就已经秘密派人将皇陵尽毁,而他自己会在凤凰真火中重生,又哪里需要长眠的陵寝?

这是霍刑万万都没想到的,他曾经尊敬信赖的大皇兄,能狠绝到如此地步!

“拓跋翦,你做这些真的仅仅是为了羽族,为了羽贵妃吗?这个世界上乐土何其多,魔域常年弥漫着要人性命的血雾和瘴气,并不适合羽族生存!”

“可那就是我要的结果,我要消灭魔族,使羽族在重生中堕落,完全落入我的掌控,进而控制一切!”

“你!你的野心居然如此......”

“不然呢?如果不能掌控羽族,将母妃和她的族人送到那群曾经抛弃他们的人身边,你以为我我是傻的吗?让我母亲去当奴隶。”

“......”

欧阳翦其实已经癫狂了,语气有点不可理喻。

至此霍刑已经无话可问,他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疲累,以及愧疚——那是对朗坤的,因为他和他家族的原因,致使魔族陷入这场近乎毁灭的劫难,如果......如果......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一切早已发生。

朗坤问欧阳翦道:“我族人在你制造的那场灾难中仅逃出少数,如今也是有家不能回,魔域已经被你搅得一团乱,既然你想要侵占魔域,为何迟迟不动手?”

他旁敲侧击地问这个,为的就是能从欧阳翦那里套出一些话来,看看是不是有扭转乾坤的契机。

果然欧阳翦没太在意,如实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代魔尊将自己化成守护魔域中心的结界,他厉害得很,冒然动手只会让我自己输得一败涂地,而我不能输。”

“所以你现在还没有把握能一举拿下魔域咯?”

“倒也不是......最近时机已然成熟,这二十多年的等待,太让人焦心了,今天是时候收获成果了。”说着,欧阳翦向前一步,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走动,却让朗坤神经绷紧。

欧阳翦看向朗坤,“只要能杀了你和岳贞,到时候里应外合破了魔域结界,你以为魔域还能守得住吗?”

他这么说的同时,已经一招划向朗坤,只是朗坤脑子里一团乱,在刚才听到欧阳翦的一番话以后。

什么是......里应外合?

这诡异的话语,欧阳翦的语气又是如此胸有成竹,朗坤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他的失神,使得他忘记躲开欧阳翦的攻击,直到被霍刑拉了一把才回过神来,看着被烧焦了的地毯,朗坤一瞬间心悸。

“欧阳翦,你疯了吗!”朗坤怒吼,“这里还有那么多人类在,你想都杀了他们吗?”

“不然呢,他们又和我没关系,死一个活一个,我不在乎。”

这种反人类的话由欧阳翦说出来,真是特别让人想翻白眼,说的好像他自己不是人类一样,可事实就是:欧阳翦虽然拥有神鸟血脉,却也同样承袭着人类的血液,要完全把自己摘除在人类这个族群外,是不可能的。

毕竟不是纯血统的羽族,至多是个野心庞大的混血罢了。

和这样的人简直没法沟通,如果不是这里还有那么多人类,朗坤一定转身就走,可是他不能那么做,所以他选择再尝试一次。

“欧阳翦,你的目标是魔族,目的是夺取魔域,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索性回到魔域,在那里将一切做个了结?到时候如果我输了,正好你能够接盘。”

这话让欧阳翦哈哈大笑出声,“朗坤,你为了能保住这些蝼蚁也是够拼的,居然都不惜牺牲你一直想要挽救的魔域,这么有大无畏精神,我是该夸你吗?”

朗坤耸耸肩,“随你的便。”

“要是我说不呢?”

“呵......”

朗坤冷哼一声没说话,却在下一秒突然出手,一股狂乱的黑色气流瞬间席卷整个放映厅,想要强硬地将这里的人类从放映厅救出去。欧阳翦瞥见魔气中消失的人类,突然将还在昏睡中的岳贞推到地上,对朗坤威胁道:“你这么做,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他?”

或许这句话奏效了,狂乱的气流渐渐停歇,朗坤瞪着欧阳翦,直喘粗气。

“把岳贞交给我,一切听你的。”朗坤再次和欧阳翦谈条件。

相对于朗坤对岳贞的在乎,霍刑对他就很不上心了,亮出兵器对朗坤道:“还和他多说什么?动手!”

“可是......”

“别可是了,速战速决!”说着,不顾朗坤的顾虑,释放出一身魔气,再次席卷整个放映厅。

欧阳翦一脚踩在岳贞背上,冷笑着说:“你以为同样的招数对我来说会有用?”只是话音刚落他就变了脸色,“什么!”

只见周围原本狂乱的魔气突然旋转起来,几人置身此中,就好像身在巨大的滚筒洗衣机中,一阵天旋地转分不清方向。

混乱中霍刑凑到朗坤耳边轻声说:“放心,已经联系老万来搭救他们了。”

待狂乱平息,霍刑扯着嘴角露出邪气的笑容看向他曾经尊敬的大皇兄,“你以为同样的招数我们会用第二次?”

欧阳翦:“......”

只不过几个起落的时间,他们已经远远离开放映厅,来到了魔域。

“居然能瞬间移动到这里,看来你本是不小嘛!”

“不敢当,就当你在给我点赞了。”

“既然有这个本事,上次你们回来这里,怎么还用人类那些麻烦的交通方式,当真低等。”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做韬光养晦,省点力气用在关键时刻,比如说......”朗坤话还没说完,就直接朝欧阳翦攻了过去,“现在。”

霎时间两人就打到了一起,而被一起带来这里的岳贞,则被欧阳翦抽空无情地踢开,甩到一边。毫无知觉的岳贞被踢得咕噜噜转了几圈,如今凡胎**的他很快就一身伤痕,破皮渗血。

霍刑见状,稍微动了点恻隐之心,不忍见他被波及,便上前扶起岳贞将他放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加入了战局。

欧阳翦和朗坤对打未见丝毫势弱,霍刑的加入让他愈战愈勇,“二打一,本事了嗯?”

霍刑回道:“没你本事,灭了魔族几乎全部人。”

“这不是还没死吗......”欧阳翦挡下霍刑的一击,懒洋洋道。

朗坤最不待见他这些“还没死透”或者“不管他人死活的言论”,尤其是在经历了全族几乎覆灭的惨痛之后,所以欧阳翦话音未落,就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得倒退了几步,尚未稳住身形,就又被推了一把,直接仰倒在地上。

这是魔尊式的愤怒,来得猝不及防。

”额......”被几下打倒还不算,欧阳翦又被后来追上的朗坤骑.在了肚子上,压得他差点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