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幽灵(1 / 1)

“将军,冤枉啊,这是那李凌故意使出的离间计,末将从未说过这种话,末将在番吾血战,终因寡不敌众才被秦兵俘获,冤枉啊,末将从未想过出卖我王。”

“拉下去!砍了!”

“武安君!不可!”

第二天还没到傍晚,负责殿后的部队就发现了李凌派出的两人,果不其然,正如李凌说的那般,李牧知道情况之后,并未杀害此二人,相反的,而是让二人原路返回,并代自己转达对李凌的谢意。

送走两个秦兵,回到营帐,二话不说李牧就要砍了颜聚,赵葱赶忙出来阻拦。

“你要干什么?难倒你还要为此种人求情不成?”

“将军,此人怎么说都是个将军,而且王上又非常信任他,倘若你这般私自将其斩杀,我怕王上到时候怪罪下来,对将军恐有不利。”

“就是,将军饶命啊,只要将军能放了我,等我回到邯郸,我必定亲自禀明王上,说武安君神勇无双,若不是我的失误,根本不会落的番吾之战惨败。我可以为武安君顶罪,若是王上真的要责罚武安君,我也一定会豁出命去为武安君求情的!”

见赵葱为自己求情,仿佛是看到了一线生机,颜聚赶紧表态,说明自己的价值。

可是他却没想到,他这一番表态,反而更加坚定了李牧将他斩杀的决心。

一个叛徒,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要为自己顶罪!

赵国沦落到如今这般地步,全都是因为这些贼人在朝中专横!

“颜聚!你可知道,你当初是齐国的叛徒,而你现在,差点做了赵国的叛徒!”

“末将没有,没有做叛徒,如果末将做了叛徒,哪会跪在武安君面前?”

“那是因为李夫子不要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

话音未落,李牧突然转身抽出佩剑,一剑刺穿颜聚的心脏,颜聚怎么都没料到李牧居然真的会动手杀了自己。

“这...这可怎么向王上交代啊?将军!”

赵葱慌了,李牧对自己恩重如山,现在李牧直接杀了颜聚,即便是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是颜聚背叛了赵国,恐怕等到了朝中,以郭开为首的那群人也会把黑的说成白的,强行给李牧安上一大堆的罪名,到时候李牧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不需要交代!这种人,死不足惜!”

“可这样一来,将军你就没想过后果吗?”

“想过又如何?大不了我重新回到雁门去,王上总不能杀了我!”

“难倒将军真的以为朝中郭相等人会放过将军?他们早就想找一个机会除掉将军了!恐怕...末将恐怕到时候将军真的会性命不保!”

“不可能,王上不会如此昏庸!”

“将军!”

赵葱眼看李牧竟然还一厢情愿,直接赶走了营帐中的所有人,仅留下他们二人,他必须得好好劝劝李牧了。

......

“幽灵,是那群幽灵,他们又来了!快跑啊!”

三十八军连夜出征,破晓之前就遭遇到了第一股赵兵,不过这股赵兵的数量并不多,只有千余人,根本没有对三十八军构成任何的威胁。

在解决掉这千余名赵兵之后,李凌就地停下来休整了半天,直到半天之后才再次上路。

而这半天的时间,足够让侥幸逃脱的几名赵兵将所见所闻传递到后方。

夜色中诡异的光亮之后伴随着的就是凭空一片炸响,然后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爆体而亡,这样的场景,他们根本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只能称之为其是幽灵。

休整了半天之后再度出发,下午连续击溃两股百余人的小股部队,等到再次入夜,李凌他们终于遇到了邯郸外围的第一道防线。

然而此刻的防线之中,关于幽灵的传言已经经过了一整天的发酵,整个军营之中都是人心惶惶。

当哨兵远远的看到夜幕之中强光手电射出的光束正在不断靠近军营之后,他们终于崩溃了!

等到李凌和百里梦抵达这处军营之时,营中早已经空无一人,粮草辎重甚至武器盔甲遍地都是,不知道幽灵传说的李凌和百里梦面面相觑,搞不清楚赵兵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休整一下,把粮草都整理好,军营中那些赵兵遗落的马匹统统宰杀烹煮,让将士们都吃饱了!”

看着军营的规模起码能容纳两千兵士,李凌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进入邯郸外围防御圈了,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迎来不少硬仗,让将士们吃饱喝足,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打起仗来拥有足够的体能。

这边李凌他们已经接近邯郸外围之时,赵辛所率领的六十五军第一骑兵师也遭遇到了第一股敌人,这是一股正准备往漳水前线运送粮草的辎重部队。

漳水前线的战事并没有太过凶猛,漳水天险加上王翦与庞暖手中的兵力相差无几,甚至庞暖还占据一定的优势,让王翦始终不敢轻易渡过漳水,他一直都是不断进行袭扰,同时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

这批粮草对于庞暖来说非常重要,庞暖的任务非常简单,那就是只要挡住王翦的大军,司马尚挡住韩魏的联军就可以了!

此刻的他们二人,还并不知道李牧已经被击败。

“大风!”

“大风!”

“大风!”

列队完毕,做好冲锋准备,随着‘大风’的口号声震天,这队负责往漳水前线运输粮草的赵军才突然发现距离他们三里之外的没有任何旗帜的部队,竟然是秦军骑兵!

“将士们!冲啊!”

拔出战刀,赵辛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上万秦军铁骑蜂拥而出,直奔已经乱做一团的赵军辎重部队。

这场遭遇战,仅仅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赵军便死伤殆尽,仅余少数人慌忙逃窜。

“喂马,吃饭!剩下的全部都一把火烧掉!”

赵辛知道自己的任务,他要做的就是不断袭扰,这些粮草虽然是好东西,但带着这些东西会严重迟滞他的步伐,他不会让任何东西迟滞自己的脚步,即便是缴获来的粮草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