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赵州之战(1 / 1)

猛卒 高月 1434 字 10天前

武志远是姚锦的心腹大将,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另一名大将裴信也是姚锦培养出来的,但裴信毕竟出身闻喜裴氏,现在上升势头很强,已经渐渐自成一系,或者说他已选择为从龙派,从他出任快速直击军的首领便可看出,他现在已经是晋王的直属军队首领。

姚锦便决定全力栽培武志远,武志远无论统率力、个人武力和作战谋略等等,一点都不比裴信弱,只是他没有得到裴信那么多的机会。

所以这次姚锦给武志远的命令便是夺取邢州,然后视情况进攻赵州,武志远在夺取邢州后,五千骑兵的援军便随即杀到,使武志远手中有了一万五千军队。

武志远将领龙冈行宫的钱粮财宝都运回了县城州衙仓库内,给了州衙两千石粮食用来赈济灾民,其他一万石粮食作为北上赵州的军粮。

钱财方面,武志远给了曹令徽两万贯钱,令他给官吏们发放了所欠三个月的俸禄,而其他黄金白银以及珠宝翠玉则封存在库房内。

这是晋军的一个重大原则,所有缴获的黄金白银以及珠宝玉石都要运回长安金库,将领们都明白,这些财富将成为未来新王朝的基础。

三天后,武志远留两千后勤士兵驻守龙冈县,他率领一万步兵和五千骑兵浩浩荡荡北上了。

从龙冈县到赵州还有大约三百里路程,官道是沿着漳水北上,傍晚时分,大军驻扎在任县以北的太平镇旁。

这时,三天前派出的斥候给武志远送来了赵州的情报,武志远召集几名手下大将商议作战对策。

“朱滔的一万军队目前在赵州最南面的象城县。”

武志远用几块石头来表示目前的形势,“朱滔的主力在攻打信都县,还有一万大军则留在老巢,西部目前就只有井陉和飞狐陉的两万军队,目前我们在井陉的军队牵制住了对方,所以赵州只有这一万军队。”

武志远一指敌军背后,“赵州州治平棘县无兵驻扎,如果我们出奇兵夺取平棘县,赵州敌军面对南北夹击的势态,极可能会保全兵力向东撤离,去信都县和朱滔主力会合。”

副将甘辛兴奋道:“武将军说得对,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步兵也有战马代步,我们完全可以充分发挥这个优势,掌握主动权,用最小的代价战胜对方。”

武志远竖起大拇指赞道:“老甘这几个月进步很大啊!”

甘辛得意洋洋道:“那是,我认识字已经超过三千了,看一般的文书报告已经不成问题。”

郭宋对甘辛评价就是细节很粗,格局很大,细节粗是因为他文化低,不识字,他自己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这一年他拼命读书认字,他妻子前年病逝后,他年初又迎娶了邢州大儒詹通的女儿为妻,让妻子教自己读书认字,这几个月确实进步很大。

他的进步姚锦看在眼里,这次武志远为北征主将,甘辛便得到机会出任副将。

武志远又对众将道:“我现在有一万五千军队,我觉得可以冒一个风险,用疑兵之计来击败对方。”

众将顿时热血沸腾,一起喊道:“将军,干吧!”

杨猛犹豫一下道:“将军,分兵太多其实并不明智!”

武志远摆摆手,“分兵只是我们内部知道,敌军怎么会知晓?你不要太多疑,贻误战机。”

杨猛心中虽觉不妥,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毕竟不是晋王嫡系,是李怀恩的降将,在军中话语权不高。

武志远当即分兵下令,副将甘辛率五千步兵绕道杀向赵州州治平棘县,又令骑兵将杨猛率五千骑兵绕道埋伏在东去的官道附近,他自己则率领五千军队,又将替他运输军粮的两千民夫装扮成步兵,混迹在队伍,冒充一万余大军继续北上。

三天后,武志远的军队已经到了邢州和赵州边境上,距离象城县约四十里,武志远下令扎下了大营。

..........

赵州目前有一万军队,由朱滔的心腹大将卢金锁统率,一万军队驻扎在赵州南部的象城县,象城县位于赵州最南面,也由此可见朱滔军队准备南下夺取邢州。

这时,卢金锁也得到消息,晋军已出兵邢州,他心中有些不安,便不敢再继续南下,停步于象城县,他也派探子南下龙冈县,去打听晋军的消息。

卢金锁年约四十余岁,也算是幽州军的一员老将,跟随朱滔多年,深得朱滔信赖,这次朱滔命令他去占领赵州和邢州也是一种试探,所以投入的兵力不算多,只放了一万军队,如果晋军大举进攻邢州和赵州,那么他们就放弃这两州,集中兵力保冀州。

但晋军这次只出了一万军队,不多也不少,让朱滔和卢金锁都琢磨不透,晋军究竟只是想保住邢州,还是想全面反击,夺回邢州和赵州?

“卢将军,我偏向后者!”

随军谋士贾舒对卢金锁道:“看来晋军还是想集中兵力争夺冀州,所以只派武志远率一万军队北上,他们显然是想控制邢州,让邢州成为洺州的外围防御区,而且晋军如果想全力夺取邢、赵两州的话,应该是姚锦亲自率军,而不是由一个手下大将来担挑主梁。”

“那先生的建议呢?下一步我该怎么走?”

贾舒沉吟一下道:“将军的一万军队稍微单薄了一点,很难分兵,不如将军向王爷再申请五千援军,然后一万军队放在象城,五千军队放在平棘,这样就有纵深了,否则将军一旦败退,后面又没有支撑,赵州就肯定守不住了。”

卢金锁想一想,也觉得有道理,平棘县空虚,自己后面就没有了支撑,确实比较危险,但自己兵力本身也不够,无法再分兵去守平棘县,那么向主公求援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先生说得对,我这就发鸽信给主公!”

.........

甘辛率领的五千步兵一路骑马疾奔,晋军的战马保有数量极大,一直是晋军的优势,这种优势使普通步兵也能获得一匹战马代步。

他们从西面官道一路北上,三天后,五千军队抵达了赵州州治平棘县。

一般而言,州治所在县的地位在一个州中举足轻重,这里不仅集中了全州的钱粮,同时还是全州的政治、军事、经济、商业中心,人口往往也是最多。

一旦州治失守,基本上就意味着整个州沦陷了,控制了州治,州里其他县城只需要几百士兵就能占领。

大军兵临城下,刺史白琇和长史陶叶秋当即献城投降,他们都来自郡望世家,白琇就来自邢州白氏家族,陶叶秋本身也是赵州豪门。

这些郡望世家和豪门虽然不一定在朝廷显山露水,但他们往往控制着地方州县,不管是哪一任藩镇上台,对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都得依靠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统治地方。

当二十多年前武学昌盛、文学没落之时,这些世家大族依旧坚持办学,在河北各地广收学生,这些学生学成出来,通过互相介绍,进了各个县当文吏,优秀者或者世家子弟则当县官、州官,所以地方官场从上层到底层,基本上都被各大世家把持住了。

世家一直到宋朝才开始没落,根本原因是官学昌盛,一代代官学子弟进入地方官场,渐渐取代了世家对地方的控制。

长安每年录取明经科五百人,也是为了打破世家对地方官场底部的控制,加强朝廷对地方官府的管控。

晋军的到来同样令平棘县满城欢庆,尤其十几万百姓喜极而泣,晋军占领赵州也就意味着他们也能买到一百四十文的盐,意味着他们也能像洺州百姓一样,免除各种税赋,除去他们身上沉重的枷锁。

十几万百姓自发上街载歌载舞,欢庆赵州获得新生,晋军将士也得到了极大的荣耀,他们进城之时,十几万赵州父老箪食壶浆,热烈欢迎晋军到来。

而朱滔留在城内的十几名官员则惊恐万分,纷纷逃出城,几名卢金锁的心腹则骑马前往象城报告消息。

卢金锁也在两天后接到了朱滔的回信,朱滔无法分兵支援他,却令他暂时放弃进攻邢州,守住赵州,一旦赵州失守,井陉的东大门就会暴露在晋军面前。

卢金锁心中失望万分,却又无可奈何,象县城池狭小,守不住,只能撤回平棘县坚守,就在卢金锁准备撤军返回平棘县之时,平棘县被晋军偷袭失守的消息传到了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