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明白(1 / 2)

问丹朱 希行 1087 字 1天前

难道是送灯笼送出的问题?

不应该啊,当时看女孩子的笑容,明明是心扉又打开一步啊。

王咸笑的捧腹:“陈丹朱前几日被你迷惑晕乎乎,你送灯笼把她心扉打开了,人就清醒了。”

这姑娘清醒的挺早的啊,不像他当年,含泪被这小坏蛋骗出西京很远了才清醒,回头都没机会。

看到一直骗人的陈丹朱被骗,很开心,但陈丹朱清醒了看到楚鱼容筹划落空,他也一样开心。

两个小坏蛋互相折磨吧!

陈丹朱清醒,楚鱼容更清醒,知道有些事应当遂人愿,有些可不能,也不等晚上了,换上一个骁卫的衣服就出来了,还刻意裹着披风盖着头,看起来掩藏了容貌,但这装扮让有心人都看到了——待看到进了陈丹朱的家,就更确定身份了。

太子听了报告,纵然心中已经早有猜测,但还是微微惊讶“竟然能骑马?”

六皇子因为病弱,出入都是坐车,从来没听说过他学骑马。

“骑术还不错呢。”福清转述消息,“跟骁卫们一起丝毫不落后,一看就是常年骑马的好手。”

太子笑了,点头:“好,好,好,孤的弟弟们果然都人不可貌相啊。”

福清轻声说:“看来陛下也应该知道吧。”

太子冷笑道:“说不定还是父皇亲手教的呢,都是儿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非要躲起来教导?”

说到最后一句,已经咬牙。

避人耳目的教导这个幼子,要做什么?

等待天下太平,他这个太子不再需要吸仇拉恨,就弃之不用,取而代之吗?

.....

.....

听到楚鱼容又来了,虽然不是半夜三更,燕儿翠儿英姑还是忍不住嘀咕“如今京城的习俗是订了亲的姑爷要经常上门吗?”

陈丹朱也吓了一跳。

“怎么?”她本要下意识的又要问发生什么事,转念一想回过神了。

能发生什么事,就是自己给他写了一份信呗,便落落大方的问:“殿下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吧。”

楚鱼容幽幽道:“你写的信太短了,也没说清楚?你不想的是成亲这件事?还是不喜欢我这个人?”

虽然已经想清楚了,但听到年轻人这样直白的询问?陈丹朱还是有些窘迫:“是这件事?我从没想过成亲的事,当然?殿下您这个人,我不是说您不好?是我没有——”

“没有不喜欢我这个人就好。”楚鱼容已经含笑接过话?“丹朱小姐,没有人时时刻刻想成亲的事,我以前也没有想过,直到遇到丹朱小姐之后?才开始想。”

这人说话真的是——陈丹朱红着脸?轻咳一声:“丹朱多谢殿下青睐,只是——”

楚鱼容再次打断她:“丹朱,你先听我说,能不能这样?”

年轻人神情诚恳,眼里又带着一丝哀求?他是不想她把话说的太绝?陈丹朱心里一软,看着他不说话了。

“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我的出现太突然?我对你的心意也太突然,而且你一直以来的境遇?让你也没有心情去想这种事。”楚鱼容道?“我也说过原本不想这么快给你挑明?但形势由不得我慢慢来,你看不如这样,我们先不成亲,先一起离开京城回西京好不好?”

一起离开京城回西京,陈丹朱的眼亮起来,西京啊,她可以去看看父亲姐姐家人们了吗?但是,形势,以前的形势由不得她离开,如今的形势更不好了,她的眼又黯然下去。

“我不能离开京城。”她说道,“我在这里还有事。”